·设为首页·收藏本页·关于我们

宝溪资讯

当前位置:宝溪资讯>国际>文章



深度|英美政坛“风暴”连连:约翰逊下周可能会被赶下台?


时间:2019-11-15 07:57:07 点击:1893

  核心提示:继美国总统特朗普遭弹劾调查后,英国首相正在迎接自己的艰难时刻。据多家英媒28日报道,为阻止“无协议脱欧”,英国反对党最早将在下周推动议会下院启动政府不信任投票,约翰逊很有可能在上任2个多月后被迫下台,...

“外国一整天都更加困惑和好奇,今天弹劾领导人,明天解雇首相……”这条素描线在十多年前就开始流行了,现在在大西洋两岸。在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弹劾调查后,英国首相正面临着自己的困难时刻。

据几家英国媒体28日报道,为了防止“未经同意离开欧洲”,英国反对党将推动下议院最早在下周开始对政府进行不信任投票。约翰逊很可能在任职两个多月后被迫下台,工党领袖科尔宾可能成为临时总理。这样戏剧性的一幕真的会发生吗?

唯一的办法

当地时间28日,苏格兰民族党资深成员斯图尔特·霍尔西(Stuart Horsey)表示,为了让约翰逊下台并确保英国“英国退出欧盟”时期的延长,下议院反对党最早将于下周一或周二(当地时间9月30日或10月1日)发起对政府的不信任投票。“我们必须这样做,因为现在没有人相信首相会遵守法律。”

一些批评人士表示,反对党一直不愿发起不信任投票,因为担心如果双方未能就更换人选达成一致,即使现任政府失去不信任投票,约翰逊仍将能够提前当选,并可能推迟选举至10月31日“英国退出欧盟”最后期限之后,从而继续按照他的“剧本”争取“英国退出欧盟”。

现在,为什么反对派决定推动不信任投票?一些人认为,约翰逊近日的强硬立场令反对派担心,这位危险的总理将对议会通过的“反英国退出欧盟协议法”视而不见。根据该法案,如果约翰逊政府不能在10月19日之前与欧盟达成新协议,它必须向欧盟申请延长“英国退出欧盟”任期。然而,约翰逊认为这是一项“投降法案”,意在“削弱英国的谈判地位”。

“举行不信任投票是一种“无助的行为”,也是确保约翰逊不会在10月31日之前推动“不同意退出”的唯一途径。”霍尔西是这么说的。

上海欧洲学会副主席、上海国际研究所研究员叶江(Ye Jiang)认为,反对党不愿发起不信任投票主要是时间问题。当时,英国议会即将休会,没有足够的时间(14天)来确认看守内阁。因此,约翰逊只能利用这一点。议会重新开放后,情况就不同了。此外,议员们还担心,尽管议会已经通过了一系列法律,但如果政府拒绝遵守这些法律,直到最后一刻才推动“不同意离开欧洲”,并以启动“紧急状态”作为回应,议会可能无能为力。因此,反对党想采取激烈的措施,即让约翰逊下台。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根据英国议会规则,不信任投票需要简单多数,即议会下院议员的多数。如果不信任投票没有通过,这意味着本届政府获胜,并将继续像以前一样运作。如果不信任投票获得通过,即现任政府不可信,议会将推进新总理和新政府的继任进程,然后会出现几种情况:

首先,这取决于替代政府能否在下议院获得多数席位。如果是这样,现任总理辞职,任命新总理。替换政府需要在14天内赢得议会的信任动议。如果得到信任,新政府将继续运作,无需选举。如果新政府失去信任动议,将会引发提前选举。

其次,如果替代政府显然不能在下议院获得多数席位,那么现任总理将继续留任,他将有14天时间在议会赢得政府的信任动议。如果他们被信任,就不会有大选,前政府将继续掌权。如果政府不再可信,这取决于议员们是否同意更换总理。如果议员们同意,那么现任总理辞职,新总理再次经历组建过程。如果立法者不同意更换总理,将会引发提前选举。

无论是哪种情况,在不信任投票后的最早七周,都将提前举行选举。

据苏格兰民族主义者称,如果他们不信任投票,他们将支持工党领袖科尔宾接任首相。然而,并非所有反对派成员都乐于看到科尔宾成为下一任总理。自由民主党和许多保守党成员明确表示,他们不会允许工党领袖进入唐宁街,即使是在短期内。

有线电视新闻网称科尔宾本人是一名有争议的反对派领导人,他因含糊不清的“英国退出欧盟”立场和未能从工党中消除反犹太主义而受到批评。他的反对率为60%,这使他成为有记录以来最不受欢迎的反对党领袖,而工党的支持率仍保持在25%左右,远低于赢得英国议会多数席位所需的水平。

根据官方网站的数据,在议会下院的650个席位中,约翰逊的保守党拥有288个席位,而反对党工党、苏格兰民族党和自由民主党各拥有247个、35个和18个席位。这意味着没有一个政党在英国议会下院拥有绝对多数。《卫报》称,即使得到苏格兰民族党35名成员的全力支持,科尔宾仍远未达到下议院获得多数席位所需的326个席位的最低门槛。

叶江指出,反对派内部目前没有统一的声音。消息来源称,一些议员主张选举一名绿党领导人为总理。因此,不信任投票的结果仍有许多变数。

舆论的宠儿

一些批评家说反对派的不信任投票是“打赌”性质的。他们打赌约翰逊会输,或者反对“未经同意离开欧洲”的人会赢,但现实可能会更黑暗。一方面,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只有英国的工党少数派政府在1979年失去了不信任投票,被撒切尔领导的保守党政府所取代。另一方面,如果不信任投票最终引发选举,反对党可能会“陷入陷阱”。最近的民意调查已经在政府和反对派之间取得了严峻的权力平衡。

《卫报》28日报道称,尽管约翰逊政府又经历了艰难的一周,但在最近的民意调查中,保守党的支持率仍保持在36%,比工党的24%高出12个百分点。此外,令科尔宾担忧的是,自由民主党的支持率上升了3个百分点至20%,这是该党首次在“留欧”选民中赢得最多支持。就个人而言,约翰逊仍然领先科尔宾37%,只有16%。

为什么在下议院和最高法院接连遭到“拒绝”后,约翰逊仍然是英国选民心目中首相的首选?

叶江指出,这是民粹主义在英国或整个欧洲的作用。约翰逊是一位著名的民粹主义者,他得到了党内反建制力量和社会底层人民的广泛支持。在民粹主义的影响下,传统政党的受欢迎程度普遍下降,这也是当今英国政治的最大特点。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田文德认为,英国选民选择的不是“更好还是更好”,而是“更坏还是更坏”。科尔宾似乎是英国政坛上唯一有可能击败约翰逊的政治对手,但他们之间的差距仍然很大。

然而,专家们一致认为,尽管保守党有优势,但不能赢得超过一半的支持,其支持率仍保持在30%的水平。它不能单独组成一个内阁。英国《每日邮报》称,即使约翰逊希望举行大选,选举后的形势也不会比现在好。他和保守党可能不是唯一受益者。田文德认为最大的受益者可能是自由民主党。

选举工具

就在反对派磨刀霍霍的时候,约翰逊将从29日起在曼彻斯特举行的保守党年会上与他的同事共度四天。一些评论家说,为期四天的胜利欢呼不太可能让约翰逊有和解和妥协的心情。随着“英国退出欧盟”日期的临近和一场可能的选举的临近,伦敦上空的敌意越来越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布鲁塞尔的英国政治反对派人士询问约翰逊和保守党对英国“离开欧洲”有多认真?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他们不是认真的。

英国《泰晤士报》指出,英国政府与其他欧盟领导人的联系最近正在加强。周五,英国“英国退出欧盟”大臣巴克利前往布鲁塞尔会见欧盟外长巴尼耶。尽管首相认为他可以在10月17日至18日的欧洲理事会首脑会议上达成新的协议。但是布鲁塞尔不同意。消息来源称,布鲁塞尔只是礼貌地对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方案微笑。因为欧盟越来越觉得他们发送的文件是空的。

美国分析师卢克·麦基(Luke Mackey)认为约翰逊希望尽快举行选举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不惜一切代价“离开欧洲”的立场越来越受公众欢迎。然而,如果他现在“转身”寻求推迟“离开欧盟”,这可能被解释为“艰难离开欧盟”的支持者的背叛,一切都可能改变。

“英国退出欧盟只是约翰逊赢得选举的工具,”一名欧盟外交官指出。“我们不再相信他真的想在现阶段达成协议。一个以“投降法案”为口号的英国首相怎么能真正妥协呢

田文德认为,事实上,约翰逊把“离开欧洲”视为他最大的筹码。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曾表示,约翰逊原本是一名“欧盟官员”,但现在他坚决支持“英国退出欧盟”,实际上是在利用“英国退出欧盟”作为政治资源。

《与猪摔跤》

《纽约时报》称,过去一周,特朗普和约翰逊的命运在大西洋两岸从未如此同步。这两位浮夸和两极分化的领导人陷入激烈的政治角力和无情的混乱,这也给世界上两个盎格鲁撒克逊民主国家带来巨大压力。

事实上,他们的背景大不相同:一个是毕业于伊顿公学和牛津大学的希腊古典文学爱好者;另一个是纽约的房地产开发商,他喜欢看真人秀,并在曼哈顿上流社会呆了很长时间。特朗普的朋友和前助手说,他在冲突中茁壮成长,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叛逆者,在对抗对手时处于最佳状态。约翰逊周围的人认为,尽管首相言辞激烈,他还是倾向于避免冲突。与其说他的政治生涯是反叛,不如说是在当权派中崛起。

约翰逊的传记作者索尼娅·珀内尔说:“约翰逊和特朗普的相似之处在于,当事情对他们不利时,他们会非常不满意。”。他们不会妥协,而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这种空手而归的虚张声势是一种策略:刺激他们的政治基本面,让他们安然度过动荡。

《卫报》指出,英国和美国的两次政治“风暴”有一个共同点:约翰逊和特朗普都坚持认为他们陷入了“人民”(他们的支持者)和被憎恨的“精英”(任何可能阻挠他们愿望的人,比如法官、记者甚至当选代表)之间的巨大斗争中。事实上,正是他们的非正统风格、对公认规则的漠视和缺乏“最佳计划”导致他们无意中陷入两难境地。“他们都是表演者,”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家班尼说。“问题是这会让你当选,但无助于治理国家。”

“在英国和美国,教训是显而易见的,”英国专栏作家乔纳森·费德兰指出,与民粹主义者战斗就像与一头猪摔跤——双方都很脏,猪喜欢它。然而,这种摔跤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另一个选择是看着民主的生活方式被扼杀。

田文德认为,从特朗普到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西方民主制度暴露了许多弊端,遭遇了不小的危机。以“英国退出欧盟”为例。全民公决看起来非常民主,但事实上,把这样一个专业问题留给没有知识背景的广大人民来决定是领导层的政治不负责任。这就是为什么英国现在如此混乱。

叶强认为,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这是西方民主的混乱,但同时,制度本身也表现出一定的灵活性和制衡性。

不幸的是,这种“纠正”过程引发了更多的争吵和混乱。

(编辑信箱:ylq@jfdaily.com)

总编辑:杨立群文字编辑:安正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永凯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投注 甘肃11选5

作者:匿名 来源:宝溪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