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关于我们

宝溪资讯

当前位置:宝溪资讯>财经>文章



他是浙大教授引李嘉诚砸下13亿,投资高速路连亏7年,今卖资产


时间:2019-11-15 09:43:03 点击:433

  核心提示:公告显示,李嘉诚基金会、罗嘉瑞医生放弃其分别为13亿港元和1亿港元的2014年可转债,以对销其认购的2015年可换股债券应付款项。根据当月公告,中国资源交通称已与李嘉诚基金会协定延迟还款,并披露该债券...

9月25日,艾财经从香港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获悉,华润运输、武隆电力、武隆电动车三家香港上市公司近日发布公告称,李嘉诚(加拿大)基金会已针对这三家公司的执行董事曹钟提出破产申请。据新浪财经报道,曹钟因其对中国资源运输可转换债券的私人担保和无力偿还本息,共欠11.9亿港元。

对此,华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在公告中表示,由于破产申请仍处于初始阶段,该公司尚未收到来自曹钟的足够的破产申请信息。

另一方面,武隆电动车于9月24日发布澄清公告,称破产申请是曹钟的私事,武隆电动车及其任何子公司都不是破产申请的当事人。根据曹钟提供的信息和李嘉诚基金会的新闻稿,破产申请下的责任与武隆电动车集团或其运营无关。

公告发布后,到9月24日收盘时,这三家公司的股票都大幅下跌。其中,中国资源运输股价下跌11.76%,武隆电动车下跌6.79%,武隆电力下跌8.51%。

可转换债券的偿还日期一再推迟。

这种复苏可以追溯到华润运输发行9%的可转换债券。

2011年8月,中国的资源运输,仍然称为中国木材资源集团有限公司,正在扩大其重型高速业务。为了收购内蒙古准星高速公路的股权,华润交通发行了年利率为9%的非上市可转换债券,计划于2014年8月2日到期。根据第一份认购协议,李嘉诚(加拿大)基金会以每股0.40港元的交换价格购买了本金为13亿港元的债券。

中国人寿和罗嘉瑞博士也分别以6亿港元和1亿港元的本金购买了这些债券。

根据条款,债券年利率为9%,中国资源运输公司必须在每年年底支付利息。据披露,上述债券发行后,中国的资源运输收入约为19.9亿港元。募集资金的流向是中国资源和交通转型的产业,即重载高速公路运营。根据2011年8月的公告,华润运输认购内蒙古准星重载高速公路有限公司40%的股份

然而,随着华润运输与李嘉诚基金会之间可转换债券交易的增加,不确定性已经开始显现。

2013年6月,李嘉诚(加拿大)基金会又购买了华润通信9%的可转换债券,本金为13亿港元,为期两年。一年后,李嘉诚基金会、罗嘉瑞博士和其他人选择放弃换股机会,只希望从中国的资源运输中收回现金。公告显示,李嘉诚基金会和罗嘉瑞博士分别放弃其2014年13亿港元和1亿港元的可转换债券,以取消其已认购的2015年可转换债券的应付款项。

此后,华润交通多次发行9%的可转换债券。订户包括中国人寿保险、台海资本和丁佩投资,但没有李嘉诚基金会。

直到2015年8月,中国资源和交通无法偿还债务的危机才首次浮出水面。根据当月的公告,华润通信表示,已与李嘉诚基金会达成协议推迟还款,并透露债券的新到期日为2016年2月26日。

然而,当债券在第二年到期时,中国的资源运输无法赎回可转换债券,因为它无法满足现金需求。华润通信表示,该公司一直与债券持有人保持联系,并正在考虑重组债务状况的方法。

这个无法填补的缺口让中国的资源和交通别无选择,只能出售企业来偿还债务。2017年1月,华润运输开始销售海外林业业务。根据披露的数据,出售完成后,华润运输也还清了部分债务,但仍欠李嘉诚基金会共计9.29亿港元。除其他可转换债券认购人的欠款外,本公司累计未偿还本金为40.32亿港元。

然而,近年来中国资源运输收入不佳,使得偿还债务变得更加不可能,曹钟与李嘉诚基金会的关系也变得更加敏感。

2017年12月,曹钟、冯钧邦等华润运输的两位执行董事收到一封偿债函,要求偿还5.07亿港元。公告还称,曹和丰的律师表示,债务偿还声明是毫无根据和有争议的,他们将取消债务偿还声明的申请。直到2019年9月23日,这一可转换债券偿还纠纷再次暴露在公众面前。

前“首领”分道扬镳了。

曹钟和李嘉诚的交集始于董事会的四家上市公司。

浙江大学教授曹钟于20世纪80年代出海,在调到首钢公司之前,曾在国家计委长期规划部工作。2001年,曹钟被派往香港出任首席执行官国际公司总经理,负责首席执行官系列中四家上市公司的运营。

总公司不能脱离李嘉诚。“长”这个词是指李嘉诚的长寿集团。根据公共信息,首钢和长征在1990年代进行了五次收购,重组为四家董事会公司,即国际董事会、嘉宝董事会、技术董事会和四方董事会。然而,亚洲金融风暴后,四家上市公司业绩不佳,亏损和负债不断。正是在这个时候,曹钟“冒着危险接受命令”,理清了四家公司的业务线。

2011年,曹钟退出董事会,不再担任上述四家上市公司的执行董事。取而代之的是,他通过从华润集团(China Wood Resources Group)购买一个空壳来香港,并将其更名为目前的华润运输,以进入重载高速业务。

内蒙古准星高速公路见证了曹钟和李嘉诚的“蜜月期”。2012年,中国资源运输正式投资内蒙古准星煤炭专用重载高速公路建设。这条公路有265公里长,允许装载100吨货物的卡车通过。它可以连接内蒙古产煤区和内地市场。据了解,当时高速公路每吨每公里收费0.15元,一辆满载的卡车单程收费约4000元。

曹忠曾公开表示,准星高速公路是“一条非同寻常的高速公路”,以前只有欧美有这样的重载高速公路。根据Phoenix.com的一份报告,曹钟估计准星高速公路的第一年收入可能接近30亿元。

然而,高速收费业务的实际收入并没有曹钟预期的一半。财务数据显示,自接管准星高速公路以来,2011年至2018年,中国资源运输持续亏损。其中,2015、2016、2017财年净亏损分别为17.66亿元、34.56亿元和16.76亿元,公司一直处于负资产状态。

除了高速业务,新能源汽车的失败尝试可能是粉碎曹钟与李嘉诚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像曹钟之前在资本市场的核心角色一样,在购买了中国资源和交通的外壳后,曹钟也对嘉盛控股的港股做了同样的事情,并在上任后将其更名为武隆电动车,正式涉足新能源汽车行业。

当曹钟和李嘉诚第一次涉足新能源汽车时,他们还在同一条船上。从2009年到2014年,李嘉诚的公司多次增持锂电池制造商中聚电池(Zhongju Battery),三次共收购16亿股,涉及金额总计6.3亿元。他们是中举电池的主要股东。曹钟是中举电池集团的董事长。

然而,当曹钟和李嘉诚在2014年中局电池股份交易中再次出现时,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是李嘉诚的退出。

同年3月,中国聚合物电池集团董事长曹钟斥资约2.8亿元从李嘉诚手中购买了总计5亿股中国聚合物电池。交易完成后,李嘉诚的股份降至10.91%。

尽管李嘉诚基金会减少了其在锂电池业务中的持股,但它仍未放弃对电动汽车的热情。

2015年,李嘉诚基金会增持武隆电动车3.4亿港元。然而,乌龙电动车和曹钟收购壳牌后收购的新能源材料公司乌龙电力表现不佳。

根据武隆电动汽车的财务报告,该公司在2016、2017和2018财年分别亏损2.28亿港元、5.55亿港元和22.3亿港元。

因此,李嘉诚基金会也在2016年开始减持武隆电动车,持股比例降至0.04%,曹钟“渐行渐远”。

新疆十一选五 湖北十一选五 秒速彩票投注 北京快乐8

作者:匿名 来源:宝溪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