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关于我们

宝溪资讯

当前位置:宝溪资讯>综合>文章



全球降息浪潮袭来 负利率阵营或继续扩大


时间:2019-11-19 19:14:55 点击:1185

  核心提示:北京时间9月19日凌晨两点,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1.75%-2.00%,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的第二次降息。全球降息潮叠加重启qe,流动性宽松的闸门再次被打开,低利率时代已经来临...

北京时间9月19日凌晨2点,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1.75%-2.00%,这是今年第二次降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Powell)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资产负债表的扩张可能比预期的要快。市场认为美联储可能重启量化宽松。

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在2015年率先加息,货币政策恢复正常。但今年的降息和恢复量化宽松的预期意味着货币政策的转变。全球降息浪潮叠加并重启量化宽松。流动性宽松的大门再次打开。低利率时代已经到来,负利率阵营进一步扩大。"负利率时代正在逐渐来临。"华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了解到,主要经济体的降息缓解了人民币汇率的压力,从而为中国货币政策的调整开辟了空间。中国人民银行没有跟随美联储在8月和9月降息,显示出足够的“集中度”。然而,未来仍有可能降低mlf和反向回购利率。

根据分析,全球经济普遍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降息可以降低融资成本,成为各国摆脱困境的重要手段。然而,自金融危机以来,利率一直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潜在风险也在增加,如过度负债和过度依赖货币宽松。

全球央行扩大表

金融危机开始时,发达国家的中央银行推出了各种常规货币政策工具(如大幅降低基准利率),以在短期内稳定金融市场。为了防止利率接近于零时经济陷入通缩,发达国家的央行也实施了非常规货币政策,通常通过央行购买金融资产(扩大资产负债表),即所谓的“量化宽松”(qe),向经济注入流动性。

风能数据显示,日本银行的总资产已经从危机前的112万亿日元扩大到目前的575万亿日元。同期,欧洲中央银行的总资产从2万亿欧元增加到4.6万亿欧元。

自2008年11月以来,美联储进行了四轮量化宽松,从宽松前的9409亿美元扩大到2014年10月退出量化宽松时的4.5万亿美元。自2017年开始缩减规模以来,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缩水了约0.7万亿美元。

早些时候,2018年12月,欧洲央行结束了量化宽松,债务购买计划也结束了。当时,市场机构预测,欧洲央行可能在2019年第一季度首次加息,货币政策也将正常化。然而,市场正在等待欧洲央行重启量化宽松。

欧洲央行重启量化宽松后,美联储也可能对其资产负债表进行温和调整。在此次利率会议上,鲍威尔的言论“扩大资产负债表的时间可能比预期的要早”引起了关注。量化宽松恢复后,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将再次扩大。

“当货币政策面临零利率下限时,它会陷入‘流动性陷阱’,量化宽松更有利于稳定经济。”李超表示,“然而,如果量化宽松释放的增量货币没有有效流入实体经济,也没有带来经济增长的稳步复苏,而是更多的流入资本市场,将进一步导致政府债券收益率下降,形成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的负反馈。”

对低利率的担忧

负利率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中央银行的政策或基准利率为负;第二是债券市场的负利率。第三是存贷款市场利率为负。此前,欧洲和日本的央行政策利率为负,债券市场以及存款和贷款市场的一些利率为负。

在今年的降息浪潮中,债券市场和存贷款市场的负利率进一步加深。例如,9月16日,欧洲央行的存款利率跌至-0.5%的历史低点。今年8月,德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历史上首次跌至负值。

如果欧洲央行在2014年6月开始实行负利率,负利率将持续五年。美联储此次降息后,市场预计全球利率将继续下降,利率水平将会更低。负利率将在未来继续,甚至更多的国家将加入负利率阵营。

经济学人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西蒙·巴普蒂斯(Simon baptis)表示,如果利率长时间保持在零以下,欧洲银行将无法在10年内完全保持盈利能力,银行合并、破产和商业模式变化很可能会发生。

“美联储降息意味着全球经济已经进入危机后时期,其特征是低增长、低通胀和低利率。”清华大学国家金融学院院长朱民表示,“每次危机过后,我们都会去杠杆化和去杠杆化。只有这一次,由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全球债务将上升,而不是下降。高债务意味着高风险,这是世界面临的“灰犀牛”风险。

风能数据显示,g20实体的杠杆率从2008年的201.3%上升至2018年的231.7%,10年间上升了30.4个百分点。

李超认为,当前欧日负利率源于欧债危机或长期通缩,但本质是生产要素困境导致的经济低迷。负利率和量化宽松等非常规货币政策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增长问题。解决经济增长的结构性问题,实现内生复苏,需要进行结构性改革。

“保持适当的货币政策宽松已成为世界各国央行稳定经济增长预期的共识,这也为中国央行调整货币政策开辟了空间。”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表示。

唐建伟认为,自7月份以来,中国的生产和需求已经放缓,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经济下行压力仍然很大,需要更多的反周期调整。“贷款利率合并后,利率传导渠道已经畅通。央行可以降低mlf利率,引导lpr报价利率下调,从而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美联储8月份降息后,中国央行没有效仿。降息后,央行没有立即跟随反向回购利率的下调。对此,上海一家大型证券公司的债券交易员表示:“在全球主流央行的本轮降息中,中国人民银行是少数几个没有降息的主要央行之一。这非常不寻常,表明央行对货币政策有足够的关注。

上海快三 极速赛车下注 浙江十一选五投注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作者:匿名 来源:宝溪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