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关于我们

宝溪资讯

当前位置:宝溪资讯>汽车>文章



新中国经济70年·“一五”计划|亲历者吕彦斌:我设计了新中国


时间:2019-11-29 12:50:21 点击:536

  核心提示:“一五”计划在新中国历史上,五年计划是国民经济计划的重要部分,主要是对国家重大建设项目、生产力分布等作出规划。“一五”计划的制定与实施标志着系统建设社会主义的开始。到1957年年底,“一五”计划的主要...

“一五”计划

在新中国历史上,五年计划是国民经济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规划国家重大建设项目、生产力布局等。第一个五年计划,即“五五计划”(1953-1957),实现了经济的快速增长,为中国的工业化奠定了初步基础。“五五”计划的制定和实施标志着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的开始。到1957年底,“五五”计划的大部分主要目标已经提前完成。就工业布局而言,旧中国不存在的大量基础工业部门已经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建立起来。1956年,中国第一家卡车厂长春第一汽车厂生产了第一辆汽车,长春成为中国的汽车城。

第一汽车厂生产的第一批38辆“解放”汽车于1956年8月21日运往北京,参加首都国庆阅兵。这是人们在首都天安门广场参观的第一批“解放”汽车。(新华社)

我设计了新中国的第一辆车。

我来自天津。1948年9月从清华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天津汽车配件厂(现天津拖拉机厂,以下简称“天津汽车配件厂”)。

在苏联援助的156个项目中,汽车和拖拉机是主要项目。这家工厂专门生产汽车零件。我去的时候,它还在国民党的控制之下。

天津解放后,每个人都很高兴,领导们希望天津汽车配件厂将来能成为汽车厂。1951年,我们制造了一台四缸汽油发动机,然后我们想制造一辆汽车。当时,厂长对我说,“吕霄,如果你设计一辆汽车,我们将使用我们自己的发动机。”厂长也是个门外汉,不知道技术,但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将来制造汽车肯定比制造配件好。

我当时想,这对我来说不是很难吗?过去,学校里只有火车系统,没有汽车系统。我不明白。但是既然厂长已经这么说了,我只好咬紧牙关。毕竟,我在建筑系学过建筑,而且还有一些基础。我从修理厂找到一个旧汽车底盘,画了一张汽车外形图。当我交图纸时,我想只有外形图不能制造整辆车。所以,我又做了一个1: 8的木制模型。

我们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做了一辆样车,然后向市里报告胜利。时任天津市市长的吴德是此次试运行的第一位领导人。虽然天津是个小城市,但道路相当平坦。吴德坐在车里,司机带他绕了城市两次。没有汽车的迹象,也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市领导当场表扬了我们。

虽然这辆车可以使用,但经过长时间的使用,它已经出故障了。天津汽车配件厂最终被改为拖拉机厂,而不是汽车厂。

我被调到一汽生产东风轿车

1953年7月10日,我被调到652厂(当时不是一汽),并到达长春。1958年,我们被要求生产东风轿车。工厂要求我们把模仿和自我设计结合起来。设计部副主任史鲁博带我和另一名工程师去北京找一辆样车。他选择了法国西姆卡中级车(Simca Intermediate Car):内部结构不变,发动机是德国奔驰190,车身由他自己设计,在时任652厂副厂长孟绍农的统一指导下。

我们先做了一个小模型。在此之前,用颜色绘制效果图。绘图完成后,让引线选择适当的一个,并使其成为1: 5模型。然后提交给领导审核。选择其中一个来制作1: 1的大模型。然后根据大模型画一个试图,手工敲出样车。

1958年5月,我们制造了东风汽车模型。5月12日,就在八届二中全会召开之际,这份报告被送到了北京中南海。5月21日下午2点,毛主席视察了东风汽车。他和林·曲波坐公共汽车绕着花园转。下来后,他说,“是的!上车!”然后走到车前,和每位代表握手。我们这边有三个人:史鲁博带领小组,还有一名车间主任和一名司机。

毛主席读完的第二天,周总理也去了。他首先打开发动机盖看了看。看完之后,他说,“你复制了奔驰190。如果你抄袭也没关系。外国人也互相模仿,但你必须熟练地模仿。”

就在被送往八大二次会议现场的前一天,发生了一起事故。东风轿车的标志是一条龙,“第一汽车厂”被做成一个立体的,前面放着“东风”字样。首先,我们把“东风”这个词的拼音放进去。中央办公厅主任看了之后说,这将使人误解,好像这是一辆外国汽车。最好换成中文。

结果,李岚清(时任652厂企划部主任)连夜赶到灯市口,找到了修理店的老主人,并凿刻了两个字。第二天,这辆带有汉字的汽车被送到了八大二次会议,车后挂着两盏宫灯。为什么要设计宫灯?一位黄技术员制作了一个小模型,并说它在形式上更具民族性。结果,领导同意了。

尾灯是宫灯,前面有龙,两边有毛主席的题词,还有中文的“东风”。人们很高兴看到这样一辆车在街上行驶。他们以前从未见过有汉字的汽车。

“我们有你需要的所有汽车。”

制造红旗车的气氛始于1958年8月。我在哪里能找到一辆样车?环顾四周,我发现吉林理工大学,那里有一辆美国克莱斯勒高级轿车。经询问,发现这辆车来自一个大使馆,被《人民日报》购买,以便将版本发送给吉林工业大学。我们从学校借了它作为模型汽车。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节省了一些工序,直接制作了一个1: 1的大粘土模型。我们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做了一辆样车。孟少农也很清楚,他说:“我们的速度在正常标准条件下是加速的,所以虽然程序少,错误少,但在这个过程中问题更多。”

我们相当于重新设计了一辆红旗轿车,并将它命名为ca72,即前东风轿车ca71。在设计过程中,孟少农组织了28名突击队员来解决包括发动机在内的许多质量问题。虽然红旗轿车不是最好的,但它终于升级了。

与此同时,中苏关系破裂,中央领导层乘坐的Gis 110豪华轿车需要更换,但苏联“卡住”了我们的脖子。中央政府希望我们制造一辆可以取代吉斯110的豪华轿车。红旗ca72是两排座位,中间需要三排座位。这样,红旗ca72就停止了。

1959年,当我们制造第二辆红旗轿车时,我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找一辆样车。那时,我们和印度尼西亚关系很好。印度尼西亚大使馆很大。门口有许多外国汽车,基本上是美国汽车。我在门口找到了这些车的司机,并告诉他们我们将为中央领导制造红旗车。听到这里,司机们都非常高兴,说:“太好了。拥有自己的汽车可以让你免于购买外国汽车。”

这些司机非常支持我的工作。他们把车开得很远,让我去学习。大约有20辆车,包括高级车和中级车。我花了两三天时间拍照,拍了十多卷胶卷。返回后设计三排座椅时,这些数据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然后我们又买了两辆车,福特林肯和通用凯迪拉克,加上原来的克莱斯勒。根据这三款车的结构特点,我们在红旗轿车上采用了许多新的元素。这也是我的想法。例如,前部基本上模仿林肯,中部模仿克莱斯勒,后部模仿凯迪拉克。

1964年,史鲁博建立了一个有十几个人的汽车工厂。他担任副主任,我是设计部门的主管。在设计一辆三排豪华轿车时,我们在模仿的基础上做了大胆的改进,并引入了新的创新理念,使外观看起来更新。1964年,我们做了第一辆车,去北京给彭真(当时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看。他看完之后留下来说,“我会给你宣传的。”

在尼克松1972年访华期间,美国国务卿黑格问是否有必要从美国派出一个航空车队。周总理告诉他,“不,我们有你需要的所有汽车。”

当时,我们有大的三排座椅,后来我们有小的三排座椅、两排座椅、救护车和没有隔音玻璃的旧772防弹车。当我们决定成为一辆救护车时,我们认为从大型车队中出来的救护车看起来不协调,而且有些不吉利。因此,我们设计的救护车形状与红旗相同,里面有医疗设备和医务人员,使车队看起来更加协调。

也许它受到当时生产状态的影响,或者是一个理解的问题。红旗轿车没有做到这一点。然而,许多人仍然怀念红旗轿车。

(本文是《中国经济周刊》2009年的一篇报道)

编辑:陈冬冬

(本文发表在2019年第18期《中国经济周刊》上)

《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8期封面

黑龙江11选5投注 安徽快三 彩客网

作者:匿名 来源:宝溪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