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关于我们

宝溪资讯

当前位置:宝溪资讯>社会>文章



「摩臣代理注册」学了拼多多,滴滴还能好么?


时间:2020-01-10 16:38:22 点击:4277

  核心提示:拼多多搞社交电商,滴滴搞黑车社交。8月24日,浙江乐清20岁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下午两点十分向好友发出求救信号。在钟某犯罪的时候,滴滴和警察又能做什么?2015年6月,滴滴顺风车业务正式上线。在今年的两起奸杀案中,钟某刘某两个恶人均不符合顺风车车主的定义,却堂而皇之地用滴滴顺风车接生意。滴滴在声明中两次强调“钟某经审查没有犯罪记录”,这也代表了滴滴对顺风车车主的最高要求。...

「摩臣代理注册」学了拼多多,滴滴还能好么?

摩臣代理注册,拼多多搞社交电商,滴滴搞黑车社交。驴唇不对马嘴的故事听起来新鲜,闻起来臭烘烘。

01

滴滴顺风车又下线了。

8月24日,浙江乐清20岁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下午两点十分向好友发出求救信号。25日早上六点,警方根据司机钟某的口供找到了女孩的尸体。

司机交代,当天下午两点五十分,他将女孩带到了人迹罕至的山路上,抢劫后残忍地实施了奸杀。

同样是滴滴顺风车,同样是奸杀案,距离五月的空姐被杀案刚过百天。滴滴一下,顺风送命。千夫所指之下滴滴又一次下线了顺风车业务。

比起滴滴,更应该被指责的是凶手。有网友曝出,凶手钟某半年内曾在57个现金贷平台成功借款56次,而且就在事发前一天,钟某曾经作案未遂。钟某,要么是因为经济崩溃陷入疯狂,要么是因为反社会人格天生漠视社会法则。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人。

悲哀的是,在社会中,我们几乎无法避免钟某这样的恶人存在。即使在全球犯罪率最低的巴基斯坦,一年中每十万人也有七起犯罪事件。今年,全国网约车主有3120万,其中有多少钟某刘某我们不得而知。据《南方周末》报道,过去四年里,滴滴司机性侵案件至少有50起。

在钟某犯罪的时候,滴滴和警察又能做什么?滴滴客服在3点42分第一次收到亲友信息并建议报警,警察在4点22分第一次接到报警,而钟某当天的作案时间在2点50分。那时候,坐在办公室的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这不是为滴滴开脱,如果无法抵达事实的真相,我们永远无法阻止下一次危机的发生。

拨开迷雾,滴滴的核心责任是:事发前,就在钟某作案未遂被投诉的情况下,第二天滴滴依然为钟某提供接单服务。无独有偶,5月空姐遇害案的凶手刘某华,也曾因性骚扰被投诉。

正如海恩法则告诉我们的那样,在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

02

而滴滴两次面对投诉的不作为直接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一个前提是,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悲剧上演,相信经历了五月事件的滴滴员工们更不愿意。

背后缘由正如滴滴所默认,他们无法做到对投诉信息及时有效的处理。在2017年底,滴滴顺风车每天的订单有200万,按照千分之0.5的投诉率估算,仅顺风车业务每天就有上千单投诉,一一细究这些投诉无疑需要庞大的人力成本。

虽然滴滴有的是钱,但是滴滴不赚钱也是事实,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滴滴整体亏损额高达3-4亿美金。今年2月8日,在工人体育馆的滴滴年会上,程维立下目标,滴滴主营业务要在2018年实现“大几亿甚至10亿美金水平的盈利”。

扭亏为盈是互联网公司的重要转折点,小米今年一季度财报扭亏为盈,二季度就上了市,当一个互联网公司决定盈利时,意味着它离上市也不远了。不久前有媒体报道,滴滴正准备在下半年港股上市。

要想给资本爸爸们交上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控制成本,提升利润便成了滴滴今年的重中之重。

当垄断者开始把利润放在头上,消费者就不得不做出牺牲。滴滴拼车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上下班时间段,滴滴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打拼车单,拼得再多,司机也只能按走了多少路拿钱,剩下的都放进了滴滴的利润表里。

在2017年,滴滴在业务部门中增加了盈利权重,能否赚钱成为了考核员工绩效的重要标准。增加人工客服每天及时处理庞大的投诉量,无疑是对其盈利目标的进一步拖累,这也是滴滴投资人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03

忽视投诉算是直接原因,根本原因是滴滴对顺风车业务的放任,这背后依然少不了资本的影子。

正如前文所提到的,我们无法杜绝社会上钟某这样的恶人存在,但是滴滴的顺风车业务不是有几个恶人的问题,而是已经沦为不少黑车司机的接客工具。

2015年6月,滴滴顺风车业务正式上线。其定义是上班族在上班和下班的路上,顺路捎带同行者,然后分担一定的油费。

然而如今在机场和火车站的周围,每天都趴着一批黑车司机,专门用滴滴顺风车接活,在和你取得联系后,立马让你取消订单,价钱另谈。

这样的事情相信很多人都遇到过,滴滴不可能看不见。在今年的两起奸杀案中,钟某刘某两个恶人均不符合顺风车车主的定义,却堂而皇之地用滴滴顺风车接生意。

的士之所以是一个特许经营的行业,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它直接关系到乘客的生命财产安全。管理出租车的有《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管理快车和专车的有《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但这两个条例都管不到滴滴顺风车,因为滴滴给予它的概念就是私人共享而不是出租运营,大家都信了,放开了对顺风车的限制。

滴滴在声明中两次强调“钟某经审查没有犯罪记录”,这也代表了滴滴对顺风车车主的最高要求。用道德最低标准来充当最高要求,还振振有词放到声明里,可见滴滴对于顺风车业务一贯的放任态度。

而对于注册人是否真的是要开顺风车,还是黑车,甚至是猎艳,滴滴似乎并不在意。

又或者在网约车监管趋严的情况下,顺风车司机的低门槛对滴滴来说显得格外珍贵。

在2017年底,滴滴顺风车日均单量只占到滴滴日均总单量的十分之一,其中滴滴的抽成只有5%~15%,利润远低于快车,这是个不够赚钱的业务。

既没有办法监管,又不赚钱,那滴滴为什么不愿意放弃这项业务?秘密就在于——社交及其带来的用户量。低门槛成就了司机注册量,而注册量同时也是滴滴社交布局的成绩单,二者相辅相成,都是资本爱看的东西。

04

谈到社交,不得不提到拼多多。

根据招股书,拼多多上市时用户总量接近3亿,在2018年一季度只卖了662亿元,而同时期同样3亿用户量的京东却卖了3300亿元。

秘密就在于,只要下了APP帮好友砍上一刀,就被视为拼多多的用户,即使其中的大部分都不会在拼多多买东西。

无效却庞大的用户量成就了拼多多的社交电商概念,也最终成就了它300亿美金市值高点,距离京东的450亿美金市值仅有一步之遥。

从出生那一天起,顺风车业务就承担着滴滴社交布局的重任。

在今年五月整改之前,司机不仅能看到叫车者的年龄、性别、行业甚至职务等,还能看到其他人发布的评价。经历了一星期的整改,乘客的头像、年龄、性别等信息被关闭。

下半年滴滴上市在即,有了拼多多作榜样,如果少了社交概念和注册量,资本难免会对滴滴少几分兴趣。

多项指控表明,滴滴在上周重新对司机开放了乘客的个人信息,在出事之后又悄悄关闭了。这让人不难联想到:滴滴在上市前为了讨好资本而再度酿成了悲剧。如果这是真相,那么对下线的滴滴顺风车,只能骂上一句,该!

05

滴滴顺风车走了,虽然没有人期待它的重新上线,但顺风车不会就此走到尽头,高德刚来,嘀嗒还在,如果做不到对投诉的及时处理和对顺风车主的严格筛选,那么请相信,悲剧并没有真正收场。

作者:匿名 来源:宝溪资讯